豐子愷:我情願做個「老兒童」,讓人家去奇怪吧

豐子愷:我情願做個「老兒童」,讓人家去奇怪吧

也許你已經忘記了自己最初的模樣:那時候你還很小,有一雙清澈乾淨的眼睛,一顆簡單純潔的心。那時你身邊的能量場雖然微小,卻一塵不染,你散發出微弱的卻又簡單的能量,任何人進入這個範圍,都會被你的單純所吸引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外界的複雜開始「攻擊」你的內心,塵世的繁冗進駐了你的內心。那個最單純、最簡單的自我被你封鎖在體內,你不僅怕它被外界傷害,更不想讓自己以這種最簡單的樣子展現給他人。但是,這樣做只能讓你逐漸被世俗所吞噬,讓本真的自己失去光彩。

其實,你無須感到害怕,當你把強加在身體與心靈上的枷鎖撤掉時,本真的自己會為你建立一個最純粹的能量場,它可以讓你遠離一切外界的困擾,釋放生命中最純粹的能量。

豐子愷是我國著名的漫畫家、藝術教育家,被稱為我國美育教育的先驅。他總像孩子一樣生活,保持著一顆童心,所以,他的生活充滿了歡樂。他曾在《我與新兒童》一文中指出:「我覺得一個人的童心切不可失去。大家不失去童心,則家庭、社會、國家、世界一定溫暖、和平和幸福。所以我情願做『老兒童』,讓人家去奇怪吧!」

豐子愷常常唱著小曲哄孩子睡覺;三筆兩筆畫幅畫引孩子們笑;和孩子們一起用積木搭汽車、造房屋;把小凳子擺成一排玩「開火車」;甚至和小女兒搶著看《新兒童》雜誌,一起討論裡面的問題,玩裡面的遊戲。這些普通的日常生活場景,都付諸豐子愷的心中、筆下,正是他讓自己的心靈回歸到了最初的模樣,才讓他在創作中神思飛揚。

可以看出,豐子愷對萬事萬物都有著深刻的愛。他用最簡單、最單純的心靈去看待世界,自然會獲得世界給予他的回報。明代的李贄寫過一篇文章叫做《童心說》,他說童心就是真心。的確,童心就是心靈最初的樣子,那個時候的心靈最乾淨、最簡單,它散發出的能量也最純粹。

由此,我們能想到那些樂意幫助別人的人,他們都是用一顆最乾淨無雜的心靈去對待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。當用這股最純粹的能量去做某一件事時,你所得到的回報也會是毫無雜質的。而這種單純的能量散發出去以後,勢必會得到一種同樣單純的能量,即內在的喜悅。

成人世界的規矩準則,是囚禁心靈的枷鎖。成年人的心靈沾染了世俗的色彩,他們將心靈囚禁在各種慾望與虛偽之中,心靈必然找不到最初的模樣。如果成年人用這樣的一顆心去呵護孩子,想必那顆童心也會慢慢失去了簡單的色彩。要享受簡單生活的愜意,首先就要讓心靈回歸單純。用單純的心靈去呵護身邊的人,才能讓這種簡單而純粹的能量無限地傳遞下去,最終讓世界充滿力量。

心靈如朝露,天然純凈,不曾被世俗污染,因而彌足珍貴,但也容易破碎乾涸。我們只有停止對世俗的迷戀,與最本真的自己連接,才能讓心靈擁有最單純的形態。隨著我們的成長,原本那微弱的能量場也會隨之慢慢增長,蓄積純粹的能量,從而讓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寶貴的力量。